这块富翁名流都想上手的腕表是体育世界真正的「绅士」老炮儿

从1930年代签约极限车手马尔科姆坎贝尔,到1978年携手温网,再到2013年与F1大奖赛合作,这家品牌在体育赛场上已经活跃了几近百年。

人们鲜少在足球、篮球等大众运动中看到这家品牌的身影,但是在绅士、极限运动中,它近乎于成为了一种标志,一种象征,永远都能在品牌形象与赛事赞助中找到平衡,让赛事与品牌实现双赢。

1881年,汉斯威尔斯多夫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库尔姆巴赫县出生,这位劳力士的缔造者年轻时就在瑞士开始了钟表匠的工作。

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轰轰烈烈地展开,拥有现代化工业体系、现代市场制度的大英帝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梦想家,而威尔斯多夫就是其中一员。1905年,24岁的威尔斯多夫移居伦敦,与英国人戴维斯结识,一起合伙经营起Wilsdorf and Davis(W&D)钟表公司,这便是劳力士的前身,而劳力士的历史往往也会从1905年开始算起。

与此同时,威尔斯多夫还希望能将表佩戴在腕上。以当时的技术和思想,人们很难接受腕表的存在。但是威尔斯多夫却凭借他敏锐的商业嗅觉,清晰地预见到腕表的未来。

为让大众相信他的创新腕表能同样精确无误,他特地为腕表装配了由位于瑞士比尔的一家制表公司所生产的小巧、精准机芯。并于1908年,威尔斯多夫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出售手表,他为这个品牌取了一个用任何语言都能朗朗上口的名字——劳力士。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战时增加奢侈品进口税额和并不稳定的国内环境,威尔斯多夫离开英国来到了瑞士。这个自1815年维也纳会议就受到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的永久中立国,也为劳力士的发展提供了稳定的环境。1920年,他迁往以制表工艺著称的国际城市日内瓦,于1920年在当地为公司“ Montres Rolex S.A. ”注册。

1926年,劳力士创制了首款能防水、防尘的腕表,震惊了钟表界。他为这款有着保护性极强表壳腕表取名“Oyster”,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蚝式腕表”。但是现实是,只有产品发行是不够的,还要有真凭实据才能让人们相信手表的过硬质量。

所以,1927年,英国女士梅塞迪丝吉莉斯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成功横渡英伦海峡。在游了十几个小时到达终点之后,她佩戴的腕表依然丝毫无损、运行如常。劳力士包下了整个《每日邮报》的头版来报道这件事,在做出广告的同时,也标志着劳力士品牌代言人概念的诞生。

几年后,劳力士又「见证」了一个伟大的时刻。1933年的4月3日,英国的汉密尔顿和麦金泰尔驾驶两架韦斯特兰双翼飞机从距珠峰240公里处的机场起飞,完成人类首次飞越珠穆朗玛峰,并对珠峰进行拍摄。

劳力士与珠穆朗玛的故事还没有结束。1953年,埃德蒙希拉里和他的尼泊尔向导丹增诺吉各则佩戴了劳力士蚝式恒动腕表,首次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之巅。

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活动中,劳力士逐渐发现,这样的活动恰恰是检验、改进劳力士腕表的机会,此后劳力士广泛的投身挑战活动中,实地试验实验室概念也就此开始引入。不论在运动、航空、赛车以及探险等领域,均是测试腕表无数技术性能的最佳实验室。

同时,劳力士与极限车手马尔科姆坎贝尔爵士展开了长久的合作,1935年9月4日,这位“速度之王”坐上战车“蓝鸟”,佩戴劳力士腕表,在犹他州博纳维尔赛车场,创下每小时超过300英里(即时速约485公里)的极速纪录。马尔科姆爵士在1924年至1935年间先后九次打破世界速度纪录,其中五次在迪通拿海滩。

然而,「极限运动」并不能满足劳力士的胃口,他们将自己的野心,拓展到了人类对于真正「极限环境」的探索当中。

1960年,试验深海潜艇的里雅斯特号成功潜入地球表面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海军上尉沃尔什负责掌舵,他与雅克皮卡德乘坐的里雅斯特号,创下这项前所未有的深海探险壮举。

有趣的是,52年后2012年,加拿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同样的地点再次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并且在海底拍了一部纪录片《深海挑战》。尽管相隔了半个世纪,但他们都佩戴了劳力士,甚至连卡梅隆的“深海挑战者号”潜水器机械手臂上,都佩戴着劳力士。

人们起初并不理解卡梅隆此次挑战的意义,直到《阿凡达2》公布副标题,所有影迷才明白过来:The Way of Water。卡梅隆此行,同样是为了2021年即将上映的《阿凡达2》准备素材。

1967年,深耕挑战、探险领域的劳力士签下了高尔夫球手阿诺德帕尔默。

当时已经贵为7届大满贯得主的阿诺德帕尔默,在高尔夫球届的影响力不言而喻。因为阿诺德帕尓默的个人魅力而开始关注高尔夫球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最重要的是,阿诺德帕尔默对于英国公开赛在美国的推广有着重要意义。在美国球员都因为高昂旅行费用而普遍放弃参加英国公开赛的年代,他毅然前往并两次赢下冠军,这极大地提升美国球手参加这项赛事的积极性,同时也使帕尔默成为欧美两地家喻户晓的球星。

与帕尔默的合作让劳力士第一次来到体育领域,与高尔夫高度吻合的企业形象、品牌价值,也使劳力士与高尔夫运动相互促进,逐步提升了这两者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欧美两地的影响力。

时至今日,劳力士一共拿下除PGA锦标赛之外所有三项男子大满贯赛事的官方计时赞助商,以及女子全部五大赛事的官方计时赞助商。现世界排名第一的布鲁克斯科普卡,众所周知的老虎伍兹,以及加里普莱尔、阿诺德帕尔默和杰克尼克劳斯这三位高尔夫球届“三巨头”,也都是劳力士的代言人。

劳力士也见证了比约博格在1976-1980年实现的温网五连冠

1978年,已经在高尔夫球领域初显身手的劳力士第一次将钟表放到了赛场上,而这个赛场不是别处,正是英国网球圣地——温布尔登。

出身尊贵的温网,对于供应商的选择相当严苛。要知道,即使在今天,温网赛场内商标的微小变更也能让全世界议论纷纷。但劳力士似乎有这样的决心,而且它也清晰地认识到,如果能拿下温网,要征服整个网球世界似乎也就一马平川了。

现实也正是如此,拿下温网后,劳力士花了数十年的时间,让劳力士与温网融为一体。如今温网赛场上的劳力士标志,已经完全变成了温网赛场上的一项「标志」般存在。

2008年,劳力士拿下澳网,2018年连续拿下美网和法网,至此,劳力士实现了在高尔夫领域都不曾做到的“全满贯”。

除此之外,劳力士还实现了对于ATP1000大师赛级别全部比赛都有赞助的“金大师”(如中国球迷熟知的上海劳力士大师赛),以及北京、迪拜两站ATP500赛事的赞助。

现在再来看网球比赛,赛场上的劳力士钟表,几乎如同网球、球拍、座椅、LED显示屏和一样,是不可或缺的标志设备了。

此外,劳力士也在帆船、马术、F1领域大有作为。与世界各地游艇会的合作,与马术场地障碍赛大满贯之间的合作,以及2013年以来与F1大奖赛的合作,都让劳力士在小众体育领域占据重要地位。

同时,劳力士也在不断探索艺术领域,2002年,劳力士设立创艺推荐资助计划,来自各个艺术范畴的杰出人物透过此特别项目,为一众才华之士提供一对一的指导。劳力士的代言人中更是有李云迪、王羽佳等钢琴家的身影。

劳力士发展至今,并没有急于求成,而是脚踏实地,用口碑和品牌形象将劳力士带到了世界各地。

从劳力士的发展历程中就可以看出,无论是高尔夫、网球,还是帆船、赛车、马术,劳力士似乎都实现了在一个领域几乎垄断的效果。找准定位,深耕发展,或许是劳力士一贯的风格。

何谓定位?一方面,出于销售需求,劳力士需要找到最具购买力的人群来宣传自己的商品,而大多数绅士运动,都因其高门槛为劳力士筛选了潜在用户,这对于劳力士来说节省了时间且提高了效率。

另一方面,对于顶级品牌来说,品牌并不需要刻意宣传,但是「咖位」需要精心设计。劳力士考量的并非是赛事能给劳力士带来多少直接用户,而是这样的比赛能带给劳力士多少品牌价值。

何谓深耕?以劳力士与温网合作为例,双方合作超过四十年。劳力士对于温网来说早就超越了供应商这一角色,无论是其金色的皇冠,还是绿色的背景,都与这个青草之地、皇室花园高度重合,双方的合作已经变成了一种标配,一种象征。

在企业声望管理研究及咨询公司声望研究院(Reputation Institute,RI)发布的“2019全球企业声望100强”排行榜上,劳力士高居第一,这并不是劳力士第一次摘得最具声望公司的桂冠。虽然不是最能赚钱的,也不是市值最高的,但是凭借一百多年来的定位、深耕,劳力士已经将一个腕表品牌做到了极致。

与其说,劳力士的标志是个皇冠,以腕表界的王者视角看着世界;不如说,这个标志象征着,人类之手可抵达之地,均可征服。

正如梅塞迪丝吉莉斯征服英吉利海峡,埃德蒙希拉里征服珠穆朗玛峰一般,劳力士所追求的便是不断的超越,不断的震撼世界。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